关于帐号体系的一些深度探讨

最近在做和帐号体系相关的一系列项目,感觉和之前做的事情又很不一样。帐号体系不是单纯的界面设计,不仅需要考虑界面信息的呈现,更多的是要考虑背后逻辑的严谨与合理。关于期间遇到的一些问题和一些思考,在这里记录下来。

1.帐号的本质是什么

帐号的本质,是一个“身份标识+验证口令”,身份标识用于区分身份,验证口令用于证明这个身份属于你。纵观现在市面上已有的几种帐号体系,他们分别是这样实现这种架构的:

  • 用户名+密码:用户名=身份标识,密码=验证口令
  • 用户名+指纹/声纹:本质上同第一种,只是验证口令不再是字符串,而是一些生物特征
  • 手机号/邮箱+密码:本质上同第一种,只是身份标识不再无意义,而是刚好等同你的手机/邮箱
  • 手机+验证码:手机号=身份标识,验证码=验证口令(动态的)
  • 第三方授权:第三方帐号=身份标识,第三方的验证口令=验证口令(俄罗斯套娃)

2.什么是理想的帐号体系

一个很恰当的类比,是把帐号比作一个植入在你体内的芯片。这个比喻可以体现出理想帐号的几个要点——安全,唯一,无负担。芯片埋入身体不会丢,所以安全;芯片从你出生到死亡,甚至死亡之后,都属于且只属于你一个人,不过出现错乱;当需要检验身份时,芯片可以同过感应器一秒识别,不需要有很强的存在感,也不会给你带来很多的负担。

通常,唯一是靠身份标识来实现的,安全是靠验证口令来保障的,而无负担则是这两者共同需要考虑的问题——怎样的身份标识与验证口令便于记忆(甚至无需记忆),同一个身份经过验证后多久不需要再次验证也能保证是安全的。

上述的几种帐号体系,其实都多多少少存在一些不完美的地方,比如字符串密码会被撞库,手机号存在二次放号问题,邮箱作为用户名如果是第三方邮箱会缺乏稳定性。

3.帐号的保护措施——密保手段

帐号作为一种私人的资产,是需要受到保护的。验证口令其实也是一种密保手段。目前市面上现存的密保手段主要是如下几种(按照安全性从低到高排序):

  • 密保问题
  • 密码
  • 手机号
  • 实名认证
  • 生物特征

一个有趣的逻辑问题是,密保手段是越多越好吗?打个比方,你家的门只配一个虹膜锁安全,还是配虹膜锁+普通钥匙锁更安全?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取决于各锁之间是或关系还是且关系。如果是或关系,那么门的整体安全性取决于锁的最低水平,第一种会更安全;如果是且关系,第二种在第一种上增添了一道防线,会更加安全。其实如果是且关系,和每一个锁自身的安全性也是有关的,比如一种高安全性的手段vs两种低安全性的手段相比,这种就很难衡量了。

鉴于现在的帐号体系各密保手段大多是或关系,实际上密保手段并不是越多越好的,努力增加高安全性的手段,同时减少低安全性的手段,才能使帐号更安全。而简单的密保问题作为一种历史演变过程中的产物,安全性不够高,在各种高级手段普及的今日,已经不合时宜了。腾讯帐号安全中心目前已经在鼓励大家删除自己的密保问题,就是出于这种考虑。

4.帐号找回时什么样的验证方式是合理的

刚才说了,现在通用的密保问题是不安全的,那么,帐号找回时什么样的方式才是安全的呢?

首先说说为什么目前的密保问题不安全。目前市面上的密保问题通常是和帐号主人个人信息相关的,比如生日是哪天,宠物叫什么名字,最喜欢的歌星是谁。这类问题非常容易通过社工或者半穷举的方式得出,非常容易被盗号者获取。

那么,什么样的信息是盗号者不容易获取的?首先这个信息应该是不一外露的。打个比方,会计在做帐的时候,每发生一笔交易就会记一笔账,最终在年底汇总一张总的资产负债表。那么,资产负债表上的信息就是外露的,每一笔交易记录是没那么容易获取的。所以,密保问题可以验证一些类似于“帐号在哪里/什么时候注册”“上一笔交易金额大概是多少,买了什么东西”的问题。然后,这种验证方式可以是线下的,盗号者不可控,比如通过好友确认来证实确实是你。

5.多产品架构下如何保证帐号体系的灵活性

如果是类似于腾讯、google这样产品线多元化的公司,想要创建自己的帐号体系,它需要注意什么?很基本的一点是要保障拔插的灵活性。又要打一个比方了,这时候帐号很像是一个排插,各个产品就像是一个个电器,用的时候可以插上去,不再使用了可以拔下来;同时,排插又可以统一控制所有电器的开/关。同样,如果是google、腾讯这样的公司,它需要统一自己的帐号体系,所有产品使用同一个帐号(这个帐号可能依赖一个主要的产品,比如腾讯的微信/qq,google的gmail),当用户想要使用其他产品服务时,可以通过授权使用、或者开通服务这样的方式,而不是直接登录,这样方便日后能够关停单个产品服务。

6.多帐号场景下如何设计帐号体系

一个人拥有多各帐号的情况很普遍,只要你绑定不同的手机/邮箱,就可以注册多个,有的产品甚至支持一个手机绑定多个帐号。但是有个有趣的现象值得思考,那就是,多帐号需求的本质,是用户需要有不同的身份,或者需要不同的“文件夹”管理信息与资料。这种诉求,是否一定要通过多帐号的方式来满足?是否可以统一用一套“身份标识+验证口令”,也就是用一个帐号,然后在这个帐号下设立类似子帐号的方式来满足?只用一个帐号的好处是,无需记忆多个帐号,不会弄混,手机号更换时也不用一个个帐号都要去更换一遍。弊端就是,每次登录的时候,还需要再多一步选择登录哪个子帐号。

这个问题并没有考虑得特别成熟,还有什么其他利弊、如何取舍也有待进一步挖掘。

7.注销帐号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

最后就是关于注销帐号的探讨。一个人,当他想要注销帐号的时候,它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呢?我们问了一些人,得到了这样几种答案:

  • 不再用了,想格式化帐号,删除所有资料,以防泄漏
  • 不想让人找到我
  • 不小心多注册了一个,怕别人错误添加
  • 占用了绑定手机的名额
  • 为了参加活动等目的临时注册一个,用完了
Advertisements

功力不够

今天老板在看一个同事做的图,是一个射手排行榜的数据可视化,也叫我来一起看。老板发现了很多问题,也给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比如将排名和进球数用不同的视觉方式处理以免混淆,突出进球数;比如强化球员名称弱化国家信息,让信息更加突出;比如球员名称和国家左对齐并靠左,以免和赛程混淆;比如用No.1代替原先排名里的1。改完之后比之前确实好多了,然而自己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出来。不得不承认自己功力不够,以及萌生了想要看一看专业的数据可视化书籍的想法。

近期小结

距离上一篇工作总结是4个月的时间,昨天刚过完我的27岁生日。因为最近的工作上有了一些感想,以及工作内容上发生了一些变动,所以来记录一下。

首先回顾一下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年2月份,因为一些意外的的变动,我又从B组转到了C组,只能笑着说要拥抱变化。因为新业务的出现,和组内行事风格的不同,我又切换到了一种新的工作模式。之前B组的模式很野路子,做事讲究短平快,出异彩,做事的风格很随意,通常交互方案就做一个会动的demo就行了,从来没写过文档。并且由于之前项目的局限,一直徘徊在交互设计的边缘,做一些项目对接、运营策划、简单动效设计的事情。到了C组这边来后,先是正儿八经地开始做literally的功能上的设计,做一些智能音箱app、小程序,感受到了自己这一块儿的欠缺;并且这边的做事风格很严谨,基本上是按照视觉的标准在做交互,文档的详尽程度直逼mrd,格式还更加好看。有一种被正规军收编了的感觉。还是挺有收获的,不管这个收获对自己来说有没有用。

写这篇文章的动因,是发现自己对交互的理解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就像上次发现交互居然还包括动效一样。这次主要有两个发现:1.之前做交互的时候,习惯性地会去套一些规范,觉得这个功能应该套用这种控件,就完了。现在意识到了这种做法的错误,交互更多的应该是考虑如何更合理地、突破性地解决问题,而不是像找到一个正确答案那样去套公式  2.之前自己过分依赖逻辑,做需求是更关注的是逻辑上的合理性,甚至会为逻辑上的洁癖而牺牲掉一些操作上的便捷,没有真正地从用户的角度去考虑。   总结起来,这两点其实都证明自己之前遵守得多,思考的少,而思考正是交互设计里面最可贵的部分,这也是交互设计之所以被归到“设计”的原因。

可能这两个点在很多人看来不言自明,但道理都懂,真正等到自己悟出来,感受是不一样的。以及还发现自己的一些缺点,比如比较容易去忽略一些明明看出来端倪的问题,不去深究。又比如自己思维比较没有条理,喜欢用瀑布流式的方式思考,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再比如发现自己果然在超过3个人的场合下就不想说话了,小组面试必死。sigh

关于是交互还是视觉,最近和新同事一起做项目,常常进行“大型讨论”,觉得很爽,同事挺专业,双方也比较有默契,知道对方的想法,挺好的。可能就是peer pressure有点大。反而觉得视觉受制于审稿人主观的判断而不停的修改,是非常抵触的。可能对于我来说,把交互稿做得很清爽好看就已经很开心了。庆幸自己当初转到交互来了。

关于最近的工作

从pm转到设计已经快要一年了,现在回头想想,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希望以后也能像这样记录一下自己的轨迹和心路历程。

3月的时候正式转到设计组,然后开始了部门A的工作。部门A主要是做一些商业的、功能的东西,和一些广告模板。一开始做视觉,简单的上手快,复杂的又做不了。做了几个月之后开始转交互,又觉得特别无聊,和之前的工作没什么区别。不过还是要感谢这段时间的存在,至少给我一个很好的缓冲期,让我学习了一些很基本的东西,比如软件的使用,屏幕的尺寸和适配,等等。

之后大概在10月的时候,也就是我比较迷茫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转岗的机会,于是我就来到了部门B。部门B跟之前做的事情完全不一样,主要偏重运营,也包含一些功能。我很困惑,交互在运营里真的需要吗,同时也怀疑自己对交互的理解是否过于狭隘。比如,之前认为交互就是做一些功能架构和逻辑,来这里后基本上一半的时间在研究动效——转场,反馈,复杂信息呈现,之前的那些重点反而变得不重要了。加上老板是一个计算机科班出身、又做过pm的交互,什么都会,让我觉得交互就是设计里面的打杂的(不带贬义),因为不会画画,所以包揽除“好看”以外的全部事情,比如和pm掐架,策划一个运营活动,跟fe调效果,跟视觉对交付物,等等。

来这边之后,比较好的一点是有了更多的时间,让我可以尝试把一些想法付诸实践,虽然想法很多,至今一个都没有完全实践><希望在明年可以多一些这方面的尝试,学一学写代码,做一些 simple but work 的东西。

 

《西文字体》读书笔记

1.由于最早的西文字体是用平头笔书写的,所以导致了西文的一些特性:如不同的笔画粗细不同,斜体字比斜过来的正体字要更细等等

2.不同的场合会使用不同的西文字体,如美国喜欢使用大写的非衬线字体,法国喜欢使用手写体,德国喜欢使用哥特体

3.font和typeface区别: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566628

4.O V W等字母底部会超出基线一些,目的是能在视觉上与基线持平;升部比大写线也要高一些

5.经典字体-衬线类:

  • Centaur:具有文艺复兴气息,常用于美术、历史方面书名等
  • Garamond:诗歌般感觉,传统、柔软、纤细,适用广泛
  • Galliard:传统而阳刚,黑度较强,用于标题大气,长文章时紧凑有序
  • Janson:传统而朴素,略粗犷,用于报纸杂志正文排版
  • Caslon:犹豫不决时就用caslon;《独立宣言》用字体
  • Baskerville:传统、高贵,落落大方,常用于英文和法文
  • Didot:优美、柔软、女性化;数字是典型的法式风格
  • Bodoni:极具洗练感的现代罗马正体
  • Walbaum:工整而无机,适合大字号的正文或标题;大写字母略向四角撑开
  • Times Roman:最通用的正文字体,紧缩精悍,黑度较强,特别适合小字号的正文
  • Palatino:古典骨架,现代气息,广泛用于图书杂志正文和标题;斜体特别优美,常用于化妆品和高级商品广告
  • Trump Mediaeval:崭新、明快而又简介易读,用于正文标题都很合适
  • Sabon:最洗练,用于易于阅读的书籍正文
  • Centennial:具有现代感和功能性印象,偏窄,字怀宽大,风格明快,具有很高易读性
  • Swift:简练,标题正文都可用,衬线被处理成直线;小写字母较大,明快的现代风格
  • Minion:非常通用,没特别个性

6.经典字体-非衬线类:

  • Franklin Gothic:略带古风,粗犷,男性化
  • Futura:现代、极具几何特征,常被用于与历史有关作品
  • Gill Sans:大写字母非常大气,斜体特别柔和
  • Optima:小写字母具有古典气息,适用于标题、短文排版,在时尚行业用来纤细和优雅
  • Helvetica:最通用,略带一丝19世纪哥特的粗犷感
  • Univers:简练,系统性
  • Eurostile:无机的,科幻性的现代感,未来感
  • Syntax:古典风格骨架,却具有柔性和动感,竖划稍微右斜,人情味
  • Frutiger:人情味,机场导视牌,减少了向内卷入的笔画
  • Avenir:简洁现代,具有几何特征,
  • ITC Stones Sans:有机、无拘无束的亲切感,具有人情味的温暖感

7.按年代选字体:

  • 公元前-公元4世纪:Rusticana,Herculanum ,Pompeijana,Trajan,Stempel Schneidler Roman
  • 4世纪-5世纪:Omnia,Unziala
  • 9世纪(中世纪风格):Carolina
  • 13-14世纪(哥特风格):Duc De Berry,Notre Dame,Alte Schwabacher,Wilhelm Klingspor,Gotisch
  • 14世纪-15世纪(文艺复兴式):Poetica,Centaur,Legacy,Adobe Jenson
  • 16世纪-17世纪(巴洛克式):Galliard, Janson
  • 18世纪(洛可可式):Snell Roundhand,Shelley Script,Linoscript,Cochin,Baskeville Old Face,Linotype Didot
  • 19世纪(维多利亚王朝式):Thorowgood,Egyptian,Playbill,Madame,Hawthorn,Carlton,Bernhard,Franklin Gothic
  • 19世纪-20世纪初(包豪斯运动、装饰风艺术样式):Rennie Machintosh,arnold Boecklin,Echmann,Auriol,Metropolitain
  • 20世纪20年代-30年代(几何线条):Broadway,Futura,Kabel,Koloss,Bernhard Fashion,Bernhard Modern,Stenberg Inline
  • 20世纪40-50年代(笔刷):Brush Script,Flash,Mistral,Banco,Dom Casual
  • 20世纪60年代(迷幻):Eurostile,Promotor,Mojo,Bottleneck,Amelia
  • 20世纪70年代:Avant Garde Gothic,American Typewriter,Benguiat,Zipper
  • 20世纪80年代:Chwast Buffalo,Industria,Insginia

8.按照国家地区选字体(个人觉得不太典型):

  • 英伦风情:Perpetua,Big Calson,Old English,Gill Sans
  • 德国风情:Tiemann,Kabel,Wilhelm Klingspor Gotisch
  • 法国风情:Antique Olive,Linotype Didot,Cochin
  • 意大利风情:Dante,Centaur
  • 美国风情:Cooper Black,American Typewriter,Kaufmann,Metroblack,Iris

9.按气质氛围选字体:

  • 奢侈优雅:Walbaum,Bodini,Optima nova,Snell Roundhand,Shelley Script,Linoscript,Cochin
  • 精致:Electra,Syntax,Bernhard Modern,Mistral,Present,Braganza
  • 稳重舒适:Stempel Garamond,Sabon,Helvetiva Neue,Frutiger
  • 设计感:Centennial,Swift,Avenir,Univers

 

《设计心理学2》读书笔记

第二本诺曼的书,副标题为与复杂共处。如标题所言,主要探讨和“复杂”相关的话题——什么是复杂,复杂是好还是坏,怎样管理复杂等等。概括来讲,结论是:尽管多数人不愿意承认,我们生活需要的其实是复杂而不是简单;通过基于良好沟通的设计,复杂可以被管理近而生产出最实用的产品,形成理想的、以人为中心的设计。

什么是复杂?它是好是坏?

人们似乎对复杂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恐惧,只要按键一多、功能一复杂,就会开始嚷嚷着不会用。但是,在进行购买选择时,往往又会选那些功能全面的东西,绝对不会为了一个老年机而舍弃iPhone。这似乎看起来是矛盾的,为什么呢?原因就是,人们所谓的简单,并不是真的简单,而是指易用。如果一个东西功能很多,但上手很快,操作简单易学,在他们看来就并不复杂。

在英语中,表示复杂有两个词,一个是“complexity”,另一个是“complicated”。第二个词翻译成“令人费解的/困惑的”可能更合适,它才是人们真正讨厌的。

如何管理复杂

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复杂难以避免,有时候复杂带来的愉悦超乎寻常。那么,如何管理复杂就成了一门学问。人机交互专家 larry tesler 说过一个复杂守恒定律:一件事情的复杂度是守恒的,关键在于是谁来面对复杂,设计师、程序员还是用户。如果设计师将流程设计得简单或有层次,或者程序员能够在后台设置一些自动化程序减少人们选择的困难,那么暴露在用户面前的东西就不再令人困惑。

总结了一下自己觉得能够让复杂的东西变简单的几个方式:

  1. 提供快速入门的方案,待用户接受产品后再进行高阶操作。第一次去健身房,面对跑步机上面花花绿绿的按钮,心里是懵逼的。幸好发现在显眼的位置有一个“quick start”,点击后,跑步机的履带会慢慢地到达一个舒适的速度。在随后的几天里,我慢慢尝试面板上的不同按键,终于学会按照自己的需求调整参数。同样,家里的洗衣机如果不做任何设置直接启动,也会进入最常用的洗衣模式
  2. 简化流程。奥卡姆剃刀原则指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比如在使用一个新app时,要求注册,往往1-2步就可以注册完成了,其他更多的信息可以选择不填,或者以后再填。如果注册流程太长,很多用户注册到一半就会放弃
  3. 给出明确预期。如果不可避免地有较为复杂的流程,那么需要给用户明确的预期,告诉他们处在整个流程中的哪个位置,还有多少就能完成,这样至少不会让他们以为成功遥遥无期而灰心放弃
  4. 将常用操作设为快捷方式。我家的空调有几个快捷模式,“26度”“睡眠”“加热”,我无需自己调节温度、风速、时间等等,就可以一键达到所需。这几个模式基本上满足了我70%的需求,想必这是厂家调研了大量的使用数据得出的结论
  5. 利用自动。科技解放双手,一些技术能够让复杂的事情变简单。在填写表格时,根据定位自动填充收获地址;支付宝AA收款,把最近一笔支付金额作为sug;清理淘宝收藏夹时,自动将已失效、不更新的物品拎出来,可以一键删除,等等,都是非常体贴的设置,很容易让人会心一笑,博得好感

如何设计排队的机制

作为主议题“复杂”的延伸,本书还讨论了一个其他话题——如何设计排队,挺有意思的,记录于此。

设计排队规则时,要满足两个要点——公平和效率。如果有n个处理台时,排成一个队伍、等哪个处理台空闲了就上去是比较公平的方式(比如银行办理业务),比在每个处理台前各排一队要更加合理。还有一个例子,迪士尼的pass卡每人只有一张,无法用金钱购买,让大多数人感到公平,相比之下,另一个游乐园(忘了名字了,好像时环球影院)可以用钱购买无限多张,被大多数人诟病。

第二点如何提升效率,一个做法是减少一些流程浪费的时间,多线程作业。比如在超市收银,每个顾客都要进行如下几个操作:把东西拿出来,扫码,付钱,装好。队伍流动的速度取决于收银员的速度,然而普通的排队方式会让收银员有许多等待。一些超市用这种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在顾客旁边平行放置一条履带,顾客可以在等待的时候将选购的东西放在履带上,履带可以滚动,并且通常会有一个棍子会把不同顾客的东西隔开,这样收银员几乎可以无缝收银,大大提升了效率。

减少等待时的焦虑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提升等待的体验。迪士尼乐园会在排队时让一些人扮成卡通人物,和大家合影。这一招很管用,大家会忘了自己是在排队,很快就排到了。

《设计心理学1》读书笔记

《设计心理学》是诺曼的一系列关于设计哲学的书籍,一共有4本。第一本主要探讨的是日常生活中的设计,比如什么样才是好的/糟糕的设计,怎样利用人类的行为模式做出更好的设计。在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个书名,最开始以为是类似于《牛奶可乐经济学》《重口味心理学》这样比较科普、通俗性质的书籍,读了之后发现会比想象得要深刻一些。读完后比较大的一个收获,是了解了一些心理学概念,能够帮助我更加系统而清晰地思考问题。

示能,意符,约束,映射和反馈

首先,好的设计有两个重要特征:可视性及易通性。可视性是指,所设计的产品能不能让用户明白怎么操作是合理的,在什么位置及如何操作。易通性是指,所有设计的意图是什么?产品的预设用途是什么。所有不同的控制和装置起什么作用。举例来讲,一台冰箱,需要通过自身的设计告诉使用者,哪一层是冷藏室/冷冻室,为什么会设计一层有一排排圆孔的置物架(放鸡蛋),这个就是易通性的体现;而门应当从哪一边开,怎样调节仓内温度,诸如此类问题,则是可视性应该考虑的。

可视性得适当的运用五种心理学概念:示能,意符,约束,映射和反馈。文中主要用一些日常生活物品的例子来诠释,下面我从交互设计的角度出发,来具体解释一下这几个概念。

  • 示能:是物品的特性与决定物品预设用途的主体的能力之间的关系。比如说椅子,提供的特性就是来支撑,用途就是拿来坐的。在交互中的体现为,不同组件有不同特定的用途,比如按钮意味着它可以被点击,空白框代表里面可以输入文字
  • 意符:示能的符号提示功能叫意符,给予必要的线索提示;在交互中的体现为,一个流程中可能有多个按钮,那些能指引你完成操作的按钮通常都会更加明显,如注册流程中的“下一步”会比“返回”更加明显,引导人去点击
  • 约束:通过限制减少可能,从而简化记忆、可能的方案。在交互中的体现为,在填写表单的省市信息时,当前一栏选择了省份后,第二栏只提供该省份的城市功选择,这样做可以提高效率,同时避免出现省市不对应的错误
  • 映射:操作与所产生后果之间的联系,帮助人们建立对操作的预期。在交互中的体现为,iPhone的多点触控手势中,两个手指向外运动对应的效果是放大,反之是缩小,这个效果与两个手指之间的距离是一致的,人们很容易建立起这样的映射关系,从而记住这样的操作
  • 反馈:对你的操作给予反应,让你知道操作是否成功。在交互中的体现为,当我们点击按钮时,按钮都会作出轻微的改变,如颜色加深,或是 Material Design 中的水波纹效果,让你知道你成功地点击了它

日常行为心理学与好的设计

本书探讨的第二大问题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完成某项任务时,是怎样的一种心理模式,以及如何利用这种模式来做出好的设计。因为产品是为人们的使用而设计的,所以如果不能深入地了解人,设计往往会失败,产品将难以使用,难以理解。

总的来讲,行动分为两个大的步骤 :执行动作,然后评估结果。再往细可以拆分为七个阶段。我们假设有这样一个情景:8月的某天你下班回家,又累又热。这七个阶段在这个情景的体现为:

1.目标(确认意图,又累又热,想喝冰水)——2.计划(确认方案,去厨房拿点冰水)3.确认——(行动顺序,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水-回到客厅)4.【执行(实施计划)】5.感知(外部世界的状态,不热了)6.诠释(知觉作用,喝下的冰水降低了体温)7.对比(目标和结果,成功达成目的)

这类心理模型的作用是,帮我们预估用户可能的行为链条,预测行为的结果,从而给出合理的指示和规避可能的错误。例如,在设计一个很长、信息很多的页面时,预想到用户可能会回到之前阅读过的某处重新回顾某段文字,那么就需要设计一个导航,方便用户定位到合适的位置。

其他有用的观点

除了以上两个主要的话题,本书还有一些观点是值得思考与运用的,摘录如下:

  • 知识分为内在的知识和外在的知识,内在的知识需要进行学习和记忆,外在的知识存在于环境中,通过迅速的分析便可得出结论。设计人员需要善于利用外在的知识,来降低人们的学习成本和记忆成本。例如将操作步骤明显地反馈在流程中,让用户“不假思索”就能知道怎么做,而不是通过阅读使用说明或参加培训
  • 习得性无助:在经历多次失败后,人们往往会灰心丧气,并产生恐惧和抵触心理。所以在设计时要尽量避免这种高错误率、低完成率的设计,尽量能够为新用户或小白用户提供简单的模式,如跑步机上的 quick mode,又如杀毒软件的一键清理等
  • 意符可以是多种形态的,并不拘泥于实体,有时声音、光、温度都可以成为意符。如果觉得实体的东西会影响整体的美观与设计感,不妨试一试其他种类的意符,如短暂的闪光,需要触摸的温度等

Hey I’m back

再一次回到博客已是3年之后。回来的原因是mentor布置的一篇读书笔记。

想当初在香港上学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人都要有一个博客,因为毕竟是新闻系的学生,要有渠道发声。现在的境况和3年前比起来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我没有继续在媒体晃悠。是的,继从会计转到新闻之后,我又一次更换了自己focus的领域。从香港回来之后,没有找到一份理想的媒体工作,却误打误撞进入了互联网圈,成为了一名产品经理,而且后来才知道,是令多少人羡慕的百度凤巢商业产品经理。似乎每一次自己都是幸运的,每一次风马牛不相及的扭转,都有惊无险地着陆,还似乎落得一个不差的结局,想来是幸运的。

然而故事并未在此停止。今年3月,我又好死不死地从一名产品经理变成了一名菜鸟设计师。朋友开玩笑说,你可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知乎办几场live,起一些有噱头的名字,比如“放弃四大工作,她得到了香港新闻学排名第一学府的垂青” “如何跨专业零基础准备一周成功拿到 BAT offer” “左灯右行,她为何选择弃产品从设计”。当时两人为想出这些标题笑得前仰后合。

频繁地更换领域无疑是有损失的,这让我上大学以来8年依然处于一个业界junior的水平。想起当初面试的时候,被问起这么多年来坚持最久的事情是什么,想必是在怀疑我的坚持与专一。自己又何尝没有怀疑过呢。

这样复杂的经历又不是没有益处的,如今渐渐也能感受到时光给自己的馈赠。比如现在开始炒美股,大学时候学习的财务报表分析就派上了用场;又比如,在香港学新闻的经历让我变得更加开放,追求自由,兼并包容。

话题似乎扯得有点远。主要想表达的是,希望如今自己选择的这个领域,可以真正找到乐趣与成就感,待得久一些,因为已经有点不太敢承受随心所欲带来的后果了。

本来这篇读书笔记不用写在这里,但想想作为一个专业人员,还是希望有一个“技术”博客,可以督促自己学习和沉淀。并且,这么多年来,作为一个互联网信息的索取者,也希望自己能够做一点贡献,哪怕只是一篇读后感,或者一篇面经。语言的话,还是用回中文吧,英语肯定坚持不下去。

如果最终我没能坚持下来,那就把这篇文章转为仅自己可见吧,黑嘿嘿;)

Video

Shanghai Kiu Kwen Barbershop

[If the video is not available, please try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QxMzU3MTY0.html]

Between 1940 and 1950, many Shanghainese immigrants carried their capital and skills into Hong Kong. Among them were some Shanghai style barbers who brought a kind of unique service to this new environment.

Shanghai style barbershops have some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s, such as face shaving, nail cutting, and ear cleaning. All of them highlight the ideas of professional, hygienic and enjoyable experience with a customer-first orientation in whole grooming process.

Mr. Gou Dak Tin is the owner of Kiu Kwen Barber shop in North Point, which is the biggest Shanghai style barbershop in Hong Kong. Mr. Gou is sixty-seven years old and came to Hong Kong for living in 1959. He is the third generation in the barber business from the Gou family.

Shanghai style barbershop used to be part of the everyday lives of Hong Kong people, but now it becomes a sunset industry. It faces some challenges such as rising rents, lack of new blood participation, and modern style competitors. The numbers of Shanghai style barbershops are getting less and less in Hong Kong in recent years.

“If you come to Hong Kong five years later, you may find my shop not exist,” said Mr. Gou.

Video

Within arm’s length——puppet artist in Hong Kong

[If the video is not available, please try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QxMzU0NTMy.html%5D

Wong Fai, a puppet artist in Hong Kong, began to learn puppet when he was 17 years. He immigrated to Hong Kong in the 1970s, and brought the puppet show here as well.

Wong opens up some puppet tutorial courses. People who love this kind of shows will come to learn from him. His students range from eight years old children to eighty years old elderlies coming from home and abroad.

Puppetry is now probably more familiar through television and movies rather than through live performance, but the true essence is lost on the screen. Puppet show is a kind of art within arm’s length. “Within arm’s length” means controlling the puppet with arms in a skillful way. It also means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 performer and audience is very close, unlike some performance high on the stage.

Puppet show used to be very popular in the old days, but now fewer and fewer people have interest on it. “This kind of art is not very promising. But I won’t leave it and will do my best,” said Wong.